台中酒廠

時間消失,留下來的只剩下淡淡的味道。
有味道的建築,有味道的人文,不被打擾的清幽。